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侠客岛这两起改判冤案为滥用权力之人敲响警阳

2019-01-10 15:27:38

  侠客岛:这两起改判冤案为滥用权力之人敲响警钟

  近,有两个人被改判无罪。

  一个是“红通”要犯郭文贵的对手曲龙。

  他在服刑六年零五个月后获释。

  9月12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推翻了其15年有期徒刑的原审判决,改判无罪。

  一个是山西临汾市汾西县人田晋文。

  2004年,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田晋文犯有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

  4月28日,洪洞县人民法院法院再审田晋文案,改判无罪。

  在他们被改判的背后,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两个共同的关键词——“权力”与“法治”。

  干预曲龙的冤案,主要是受到了超越司法的权力干预。

  这个干预与几个人相关:至今潜逃海外、被“红色通缉令”通缉的郭文贵,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马建和时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张越。

  庭审中的张越曲龙曾经是郭文贵的亲密合作伙伴。

  2008年,郭文贵通过隐秘操作获取了天津华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所有权,并从中套现4亿元现金以及一系列的其他资产。

  这一事件,导致了郭文贵与曲龙的反目成仇,公开决裂。

  2010年,曲龙向国家安全部纪委、中央纪委实名举报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过程中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问题。

  曲龙在日后的举报信中表示,实名举报之后,“郭文贵却在时间致电我,明确告知其完全知晓我实名举报之事,恐吓我‘你敢告我,找死,倒数时日吧!’”河北省高院的再审显示,曲龙的入狱是遭到了郭文贵等人的构陷。

  可怕的是,郭文贵的政界好友马建、张越等深度干预了本案,鞍前马后地不断为郭文贵效力。

  2017年4月,一段公开视频流传络。

  马建在视频中陈述,北京市公安局曾以曲龙案是经济纠纷为由两次拒绝立案。

  此后,经马建安排,由安全部出面协调北京市公安局,对“曲龙敲诈案”进行查处。

虽然不能拥有整个世界

  在安全部协调北京市局未果后,张越随即安排河北省承德警方开始对曲龙立案侦查

侠客岛这两起改判冤案为滥用权力之人敲响警阳

  在此过程中,马建多次派人以安全部名义去河北或发函,督促承德方面加快办案。

  2012年4月,承德市围场法院对曲龙涉嫌职务侵占一案宣判,曲龙被判处职务侵占罪的刑期劝君更尽一杯酒1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曲龙提出上诉,承德中院作出“驳回上述,维持原判”的书面判决。

  曲龙认为,自己的案件完全是郭文贵、马建和张越共同策划的一起冤假错案。

  那两年,他一直在提出申诉,但是申诉材料出不了河北。

  曲龙妻子周莉表示,据其通过法院领导处了解到的信息,的判决结果也是按照张越的指示办的。

  权力如果说马建和张越是位高权重导致其干预司法,那么在田晋文案中,时任山西省汾西县委书记张德英的权力并不算很大,但他滥用权力造成的危险,却依然让人触目惊心。

  2002年11月25日,山西某报刊登了一篇“汾西县小学教育乱收费”的批评报道,提到汾西县一名学生被学校收取800元赞助费,并指出该校多年超标收费、不开具正规发票等问题。

  这名学生正是田晋文的外甥。

  县委书记张德英看到这篇报道后,把田晋文的父亲叫到会议室责问训斥。

  张一怒之下踹翻了桌子,说要彻查田晋文的“贪污问题”,当场成立专案组,自己任组长,当晚就让检察院到田晋文的单位搜查,第二天县公安局就进行了查封。

有人说:“没有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

  冤案就此发生。

  2003年1月13日,在案件未经法院审理的情况

永光染料
磁共振功能成像
陕西美体瘦身器具生产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