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今天从支付制度和保障体系上来看看我国面临2019iyiou

时间:2019-05-14 19:35:3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今天从支付制度和保障体系上,来看看我国面临的老龄化危机。

按照国际标准,我国的人口结构目前正在从老龄化向深度老龄化过渡。国家统计局今年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23086万人,占总人口的16.7%;65周岁及以上人口15003万人,占总人口的10.8%。

而国际标准是,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7%即为老龄化社会;占14%为深度老龄化;占20%为超老龄化。

讽刺的是,我国养老服务体系还处在婴儿期,正好形成反比。

找不到支付方,也就没有发展的动力和能力。要发展养老服务体系,就要先建立养老保障制度。

按照国际惯例,养老保障体系几乎等同于长期照护体系。“长期照护服务”是通过将基本生活照料和非治疗性的护理、康复从医疗服务中分离出来,单独形成一个社会服务体系,从而减轻因人口老龄化导致的医疗费用不断上涨的压力。

长期照护的两重特征是:,服务由专设的老年服务机构提供,而不是医疗机构;第二,在专业设置上,长期照护服务与医疗服务分离,自成一个独立的专业。长期照护的专业团队主要由注册护士、社会工作者、营养师、康复师和心理咨询师等构成,在日本,他们被称为“介护师”和“介护士”。

青岛市长期照护协会会长姜日进说得好,“支付体系是长期照护体系的基础和核心,没有支付体系,服务体系就难以发展起来。”

2016年年底,民政部表态,将推动建立老年人长期照护保障体系,着力补齐服务短板。

就在本月1日,国家人社部召开第三季度发布会,确认养老保险明年开始全国统筹,实行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均衡地区之间由于人口结构差异带来的养老保险负担差异,调剂余缺,进一步在全国范围发挥养老保险互助共济作用。

一言蔽之,对养老保险,国家明年就要实行全国统筹,但统筹之后要如何设计?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话休絮烦,时不我待,不妨先借鉴国际已有的长期照护保障制度设计。

长期照护制度产生的背景

二战之后,世界各国普遍都在发生几个过程:人口老龄化和人均寿命的延长,家庭照护功能不断弱化,医疗费用的急剧上涨。

上世纪60年代,西方社会步入老龄态,战后婴儿潮的人口红利逐渐转变成人口负债。彼时,瑞典、法国等国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已经超过了10%。统计显示,发达国家需要长期照护的老人占全部老龄人口的1/4。

家庭结构改变。随着女性就业率逐步提高,家庭呈现小型化特征,丧偶、独居、缺乏照料的老人群体越来越庞大。

WHO数据显示,得益于技术进步,各国的人均寿命几乎都在延长,人口老龄化和疾病谱变化是这个时代突出的特征,由此带来的医疗费用上涨也成为世界难题。

三重压力催生了各国建立长期照护保障制度的需求。20世纪70年代,商业长期护理险率先在美国出现。英联邦国家和北欧高福利国家则建立起长期照护的福利保障制度,社会长期照护保险出现。

纵观长期照护制度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出,各国对长期照护保障制度其实是社会医疗保障体系的延伸。各国对长期照护保障制度的选择,主要依据经济状况、政府财力和社会医疗保障制度。除此之外,文化和历史沿革也会影响制度设计。

目前,全球大部分率先步入老龄社会的发达国家都已建立了长期照护保障制度,大致分为福利制、商业保险、社会保险三种基本模式。以下是三种模式中典型案例的制度设计梳理。

一、以福利制为主:英联邦,北欧高福利国家

英国、澳大利亚等英联邦国家,瑞典、丹麦等北欧高福利国家都采用了福利制,即国家政府筹集税收,并直接向全体国民提供基本医疗保障。这些国家的长期照护保障体系也实行的是福利制。

英国是实行全民医疗保障早的国家之一,其老年医疗护理早已纳入医疗保障,但对于生活护理部分,政府福利只负责贫困家庭。

在政府负担部分,英国采取由中央向地方拨付专项资金、由地方政府统一管理老年照护项目的做法,借此控制支出规模,增加照护费用支出的灵活性,提高政府财政使用的效率。

二、以社会保险为主:德、荷、日、韩

荷兰、德国、日本、韩国、奥地利等国的医疗保障制度采用的是社会保险制,由此衍伸出的长期照护保障制度,是社会长期照护保险制度。社会保险制度与福利制度的区别是资金来源不同,《日本介护保险》一书中谈到,福利的财源是税金,由国家或地方的行政部门来管理实行;保险的财源则是从参保者征收来的保费,国家举办的社会保险,管理运营方是国家。

德国

德国是全世界早建立社会长期照护保险制度的国家之一,特色是与社会医疗保险做强制性捆绑,即强制所有医疗保险的参保人参加社会长期照护保险。德国的保障制度筹资水平较高,覆盖范围高达参加社会医保居民的90%以上,辅以商业保险,德国几乎实现了全覆盖。

资金来源:政府、用人单位、所有医疗保险参保人,贫困个人免缴

筹集水平:起步时是投保人收入的1%,以后逐步提高到了1.7%、1.95%、2.05%,2017年筹资标准已提高到2.55%。无子女者增加0.25个百分点

性质:强制

给付对象:所有参保者、及其供养的配偶和子女

给付方式:入住机构照护、居家照护、现金补贴

给付标准:入住机构照护给付标准、居家照护次之、现金补贴为居家照护的1/2

分级:轻、中、重3级

日本

日本是国际上率先进入深度老龄社会的国家之一,老龄化一直以来是日本社会突出的矛盾之一,政府也因此绞尽脑汁。一开始,当局政府采用的是福利制度,但随着养老照护需求急速膨胀,不在福利保障范围内的家庭想方设法挤进医保,入院不出院(社会性住院),形成了规模化的医保“道德风险”。政府迫于财政压力,曾试图扩大社会医疗保险范围,但需求未被满足,社会性住院问题也未解决。后催生了目前采用的“介护保险”。

资金来源:中央政府、地方两级政府、用人单位和个人,贫困个人免缴

筹集水平:中央政府25%、地方两级政府(都道府县和市町村)各12.5%、65岁及以上老年人约17%,岁约33%(用人单位和个人各承担50%)

性质:强制

给付对象:只保障参保人(40岁以上群体),且对于岁群体,只保障患痴呆、中风等15种老年疾病造成失能者。

给付方式:入住机构照护、居家照护

给付标准:按不同护理级别有不同给付标准,且个人承担10%

分级:按护理等级分为7档

韩国

韩国的社会长期照护保障制度建立的较晚,采用了和德国一样的,与社会医疗保险捆绑的模式。韩国在制度细节的设计上尤其学习了德国。但筹资水平和保障力度都远不如前二者。

资金来源:政府、用人单位、所有医疗保险参保人

筹集水平:政府41%、用人单位交剩余部分的50%、所有医疗保险参保人交剩余部分的50%

性质:强制

给付对象:65岁以上失能老年人、65岁以下因老年病失能的人员

给付方式:入住机构照护、居家照护、现金补贴

给付标准:按护理级别给付

分级:轻、中、重3级

三、商业保险模式:美国

美国是商业长期照护保险为发达的国家。该国政府在1965年建立了两项国家制度,即针对65岁以上老年人的医疗照顾(Medicare)制度和针对低收入者的医疗救助(Medicaid)制度,这两项制度中同时都包括了为长期照护服务托底的功能。美国的长期照护保障体系较为分散,据不完全统计,美国长期照护的支出中,政府福利占61%,个人占28%,商业护理保险占11%。

商业保险由不同的企业提供,并没有统一的制度设计,以下总结市面上大多数企业采用的办法。

资金来源:参保人(保险公司要根据参保人的健康情况对参保人进行选择,且投保人年龄一般控制在岁。)

性质:自愿

给付方式:提供护理服务、现金支付等

护理服务方式:护理院、提供辅助护理设施、家庭健康护理

中国试水长期照护

当前,在社会保障还处于较低水平且家庭政策缺失的情况下,中国的长期照护制度还没有在全国范围内建立。

从医疗保障制度来看,我国实行是社会保险制,且已基本实现了城乡全覆盖,初步具备了建立社会保险制长护保障模式的基础。

青岛成了我国长期照护的探路者。2012年,青岛市人社、财政、卫计、民政等9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印发〈青岛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长期医疗护理保险实施细则(试行)〉的通知》(青人社发〔2012〕52号),在全国率先建立长期医疗护理保险制度。

2014年,青岛市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并轨,设立城乡居民医疗保险。

从筹资方式来说,青岛的做法类似德国,即与社会医疗保险捆绑——城镇职工、城乡居民均纳入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从服务提供方来说,是具备医疗资质的医护人员或医疗机构。

因此,总体来看,青岛的长期医疗护理保险制度无论是从服务供给方还是支付体系来说,都是从现有医疗服务和保障体系的存量中分离出来了一部分,尚未达到自成体系的地步。

资金来源:医保基金

筹集水平:城镇职工个人账户历年结余的20%、个人账户月计入基数总额的0.5%;城乡居民,不超过筹资总额的10%。

性质:强制

给付对象:全市社会医疗保险参保人员因年老、疾病或伤残等丧失自理能力,需要长期医疗护理的人员

给付方式:定额包干(对某项服务打包预付给医疗机构,超支不补、结余留用)

给付标准:医疗专护170元/人/天,护理院医疗护理65元/人/天,居家医疗护理50元/人/天,社区巡护参保职工、一档缴费成年居民、少年儿童、大学生1600元/年(每周巡诊不少于2次),二档缴费成年居民800元/年(每周巡诊不少于1次),资金拨付标准与护理服务机构服务数量和服务质量挂钩。

分级:专护(针对重症失能老人)、院护(针对终末期及临终关怀老人)、家护(针对城镇退休职工,医护人员定期或不定期上门到家提供医疗护理服务)、巡护(针对城乡参保居民,医护人员定期或不定期上门到家提供医疗护理服务)

根据2017年1月4日财政部的信息,青岛市护理险已经覆盖全市810万城乡参保人。四年多来,已有4.1万参保患者享受到护理保险待遇,累计支出护理保险基金11.3亿元。

由于生活照护大多数并不在“医疗”的范围内,长期照护保障体制从医疗保障体制中分离出来,是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诉求。施巍巍曾在《国内外老年人长期照护制度研究综述》一文中指出:发达国家的经验说明,养老保险制度、医疗保险制度虽然日臻完善,但也无法解决老年人的照护问题,甚至由于长期照护制度的缺失,反倒会使这两种保险的收支出现严重的危机,进而影响整个社会保障制度的实施。

值得注意的是,据财新健康点报道,青岛长期护理险早期是带有“医疗”二字的,后来将其取消了。这说明青岛已经有意也把生活照护纳入保险范畴。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进军美国电商市场之前这些要素你要知道
2012年莆田人工智能E轮企业
7月全国汽车产销数据发布:不敌日系自主品牌市场份额持续下降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奥迪的维修费用高吗 搏击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