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24K连锁酒店经营出现亏损业主权益再受威

2018-12-03 14:58:47

24K连锁酒店经营出现亏损 业主权益再受威胁

自今年5月底被上海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的24K连锁酒店(下称“24K酒店”)老板朱福弟或将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起诉。昨天,朱福弟的代理律师上海翟建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培鸿对《财经》表示,目前掌握的证据显示,朱福弟该罪名成立的“可能性蛮大”(详见本报6月6日C10版报道《资金断顿 24K连锁酒店老板被拘》)。

而就在12月12日,由24K酒店的小投资者成立的维权小组,在成立数月之后宣布解散,起因是上周早些时候,24K酒店现有的管理人员约见了维权小组,向其通告了24K酒店自朱福弟被拘留至今的经营状况,结果显示,今年5~10月,酒店经营的总收入约1343万元,总费用近1731万元,总亏损额将近388万元。

所谓的24K酒店的小投资者,是被朱福弟引入24K酒店并许以高回报的“租赁”转“租赁”融资模式投资者,为操作这一模式,朱福弟成立了24K酒店投资方明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明大投资”)、上海金冠酒店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金冠酒店”)和上海亿佰年房地产公司(下称“亿佰年”)等三家完全由其控制的公司。

小投资者们以一定资金从金冠酒店或亿佰年那里一次性租下一套或几套客房及商铺5年或10年的使用权,同时投资者必须将从金冠酒店或亿佰年那里租来的客房或商铺转租给明大投资,明大投资向投资者承诺了投资额10%~15%的年回报率,租赁期结束后返还本金。同时,明大投资将客房和商铺交给24K酒店来经营。 酒店经营亏损引发风波 在朱福弟被拘留之前,24K酒店的经营状况一直不错,且有赢利,正是基于此,当时对收回投资已心存怀疑的投资者们,才终放弃拍卖24K酒店拥有产权的福州路店,而选择由24K酒店现有的经营管理团队继续经营。

5月底,24K酒店在给投资者的公开信中,表明公司负债2.4亿元,其中银行的抵押贷款6000万元,投资者的债务约1.56亿元,其他负债约2500万元。据了解,上述6000万元的抵押贷款正是抵押了福州路店的产权而得。如将福州路店拍卖,根据此前的评估价格,仅1.86亿元,“对我们投资者来说,拍卖并不划算”。

但酒店出现亏损,“相当于一块已经缩小的蛋糕,又被挖掉了一块,小投资者们可以分到的权益将更少”,投资者李先生表示,这对于拿回投资回报和全额本金无望的小投资者来说,酒店出现亏损意味着能够收回的本金将更少。

这个消息在600余位投资者当中引起激烈反应。据投资者刘先生介绍,维权小组成立之初,就被众多投资者寄予厚望,希望能够代表投资者对24K酒店的经营情况进行跟踪了解,以保证酒店经营正常进行,同时维护投资者的权益。“按照道理,维权小组应该每个月与24K酒店的经营管理团队碰面一次,了解酒店的经营状况。”但在过去几个月期间,酒店经营方并没有向维权小组公开过经营状况。

据了解,24K酒店目前一共有5家店,包括上海的福州路店、威海路店、新会路店、吴中路店及一家苏州店。在其官方站上,还有一家广州店,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广州店原来是计划在今年开出来的,但终已不了了之。

上述知情人士同时表示,在上述5家店中,福州路店和威海路店因地处上海人民广场附近的闹市区,经营一直不错,尤其福州路店,入住率一直在80%~90%,旺季时经常出现客满的情况。如今24K酒店突然宣布经营亏损,显然出乎众多投资者的意料之外。

与24K酒店管理方多次联系均未果。之前由广州借调到上海负责股改事宜,之后曾负责经营的谢先生,目前已离开,而朱福弟的妻子梁爱武,在朱福弟被拘留后被推向前台,全权负责酒店的经营管理,但其已启用小秘书功能,对于的短信询问,至截稿时,她也未给予回复。

因此,目前难以了解24K酒店的亏损到底是什么原因。在朱福弟被拘留初期曾担任24K酒店投资者协调小组成员的包先生对表示,他目前已重新回到原来的岗位,对于其所在的24K酒店吴中路店的经营情况,他表示,经营一切正常,但目前属于淡季,因此酒店入住率并不高。对于酒店经营出现亏损的问题,他坦言,对此并不知情。

投资者李先生透露,酒店方面上周通报经营亏损时,强调了酒店在过去几个月期间并没有如约支付银行利息,“当时他们说,不支付利息是银行方面同意的”,但似乎仅仅是口头的。一位刚刚离职的24K酒店管理人员郑桐(化名),对于酒店出现经营亏损亦表现出惊讶,“如果正常经营,同时又没有负担银行利息的话,酒店经营出现亏损还是挺意外的”。 业主权益如何保障 据了解,目前福州路店的投资者对案件的定性尚存有疑问。据投资者王先生透露,在朱福弟收购福州路店的产权之前,他曾经向一些温州人融资用于收购,当时他许以这些温州投资者的年回报是20%~30%。在收购结束并拿到产权后,朱福弟再次将福州路店推出向其他的小投资者融资。王先生正是在这时候投资了24K酒店的,据他介绍,朱福弟给他们承诺的年回报是10%~15%。

王先生表示,福州路店的情况是分为两个阶段的,如果之后的这个融资也被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话,“对我们后来这些投资者来说,是不公平的”。而在询问张培鸿律师时,他仅表示,朱福弟案主要的就是福州路店,已经确定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但他并没有提及两个阶段的投资性质是否存在不同的问题。

刘先生告诉,目前的办法是,让24K酒店把亏损的门店关掉,同时照常支付银行利息。同时,为了节约开支,应该尽量压缩员工,将酒店经营的固定成本“固定死”。

他同时希望,如果可以的话,24K酒店应该交给诸如锦江之星、如家快捷这些经营状况不错且门店扩张迅速的规模连锁酒店公司进行托管,“由他们派出几个管理人员,我们投资者可以支付他们工资,让他们帮忙经营24K酒店,以保证经营赢利”。

这可能只是刘先生一厢情愿的想法。已离职的郑桐告诉,在他离开前,投资者的事情告一段落后,24K酒店几个“老板”之间就开始处理他们内部的事情,“当时公司里就已经比较乱了,老板们内部的事情都还没有理清,所以我也没事可干,只好闲着”。

他同时透露,虽然朱福弟的妻子梁爱武在此之前从来没有管过公司的事,但在朱福弟委托她全权负责公司事务之后,她确实开始真正进入公司担负起管理职责。据了解,朱福弟为操作24K酒店的融资事宜成立的明大投资、金冠酒店及亿佰年,其法定代表人都是朱福弟的亲戚。因此,在梁爱武“到任”后,经营管理团队已基本由原来这些亲戚朋友组成。

朱福弟的代理律师张培鸿表示,对于24K酒店的投资者来说,解决的办法除了将福州路店拍卖外,就只能等待法院的判决结果,或者寻找买家,将24K酒店打包出售,“现在我们也在积极寻找一个比拍卖更好的方案。因为如果投资者的损失太大,对我们这个案子的判决也没有好处。”

另据了解,在朱福弟被拘留初期,24K酒店内部曾经为酒店寻找过买家,“当时有很多有意向的买方,但都没有谈成”,知情人士透露,除了市场行情的原因外,24K酒店内部的情况太过复杂也是买家不愿接手的重要原因。

据张培鸿介绍,虽然公安机关已明确将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名起诉朱福弟,但目前该案的起诉书和24K酒店的审计报告均未出来,“相关方面告诉我们,元旦之前起诉书和审计报告可以出来”。

皮带传输机
网上打鱼
洗袋风干流水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