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让邹碧华现象积蓄司法改革更大推力

2018-11-06 10:06:58

让“邹碧华现象”积蓄司法改革更大推力

[一周人物:邹碧华]

功成未竟之业是对逝者的祭奠

“世间已无九步法,法官当如邹碧华”。

10日傍晚,一则寥寥数字的新华社通告着实震惊了中国司法界:当日下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邹碧华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7岁。与一般法官离世不同,邹碧华的死讯不仅在相对小众的体制内法院系统传开,也成为公共舆论平台上的一大热点。

在跟帖之中,遗憾、惋惜之言数不胜数。更让人倍感意外的是,其中不少情真意切竟来自在诸多热点个案中“呼风唤雨”、被视作法官对头的所谓“死磕派律师”。

有“不明真相”的友疑惑,“不知道碧华为律师做了什么,让那么多律师怀念他?”着名律师陈有西这样回答:“是他为中国法治做了什么。他做得像个法官,一个真正法官的学养和操守。这一切,功利的世俗者是不会懂的。”

邹碧华曾以“@庭前独角兽”的Id活跃在双微世界,同为法院人士的活跃友“倾城”在上祭奠,“微博相识,相交。上海初见,竟成永别。司改未捷,天妒英才”。

尽管一切来得突然,但@人民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法院报等一众可在微博场域代表国家队声音的官方微博,依然及时响应,与@浦江天平一同泣悼。中国法院在首页挂出邹碧华生前指导的微电影《寻路——上海法院少年司法30年》,上海高院也连夜赶制的“深切悼念邹碧华同志”专题页,特别纪念这位“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首届全国审判业务专家”、“上海市十大中青年法学家”。

与正儿八经的官方头衔相比,邹碧华身后的民间加冕似乎更富个性与真挚。“法官当如邹碧华”、“燃灯者邹碧华”……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出自职业律师之手的纪念悼文喷涌而出,在、微博等主流自媒体平台上广为流传。

没有刻意拔高的报道,没有组织动员的哀悼,上下,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法官、检察官到法学教授、律师,一致对这位法官的学识人品表示敬佩,对其英年早逝表示惋惜。(《法制》)

自媒体人徐达内梳理出人民法院法官何帆的祭文描述:“碧华在长宁法院时,就格外注重维护法官与律师的关系,曾发表过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法官应当如何对待律师?》。他回到高院时,刑事庭审上的激烈对抗,已经延伸到法官与律师之间。我很好奇,不知他分管刑事之后,是否会屁股决定脑袋,把律师作为‘假想敌’……然而,就像一位同行对碧华的评价,‘认真的人,在任何岗位做任何工作都出色。’无论是大要案,还是小庭审,他都事必躬亲,认真组织庭前程序,做好舆情预案,积极与律师沟通交流,注重听取律师意见。他用行动说明:尊重律师、注重沟通,天塌不下来,庭开得更好” 。

有了此般的详尽解释,外界似乎可以对律师圈的集体纪念有所理解,而《东方早报》选择把这种纪念称之为“邹碧华现象”。该报有评论认为,“邹碧华现象”证明,法官可以不是一种“官”:不用凭借森严的行政等级和权力,只要凭着自身的法学素养,对职业共同体的尊重,就能得到广泛的认可和敬畏。

《新民晚报》知道:在已成舆论焦点的政法系统,在权与法胶着较量的领域,在司法改革艰难推进的此刻,甚至在法官与律师时时尖锐冲突的现实中,一个重量级的法官、一个重要岗位的体制内官员,能瞬间凝聚如此强大的共识,是多么弥足珍贵。

就在这种同声共气的氛围中,司法界、律师界及至更广泛人群的自发悼念乃至在自媒体上的主动刷屏,使得法律人职业共同体的价值再次体现。对于法官与律师告别“对抗”的“邹碧华现象”,《南方都市报》以社论予以关注,文章认为,在法官与律师之间,除了愈发激烈的某种庭上“对抗”之外,也有温情,更有法律职业共同体的砥砺相惜。

“共同维护法律尊严、寻求法律真相是法律职业共同体的核心价值皈依”。为了“法治中国”的共同抵达,不论体制内外,法官与律师本该同生共鸣,这样的默契不能对立。

作为上海高院副院长,邹碧华还是上海司法体制改革的主要操盘手之一,以他的才能,本该为司法改革大业贡献更多智慧。船到江心,桨手却骤然沉没。在这样的时代况境下,所有体制内外的力量,若能借“邹碧华现象”凝聚更大的法治共识,积蓄更大的司法改革推力,功成未竟之业,将是对邹碧华毕生追求的祭奠。

[一周聚焦:复旦投毒案二审]

敬畏司法独立与舆论自由的严肃边界

12月8日,控辩双方激辩至深夜,复旦大学投毒案二审在经过13多个小时的漫长审理后结束,法庭将择日宣判。

去年4月,复旦大学发生投毒事件,被害人黄洋不治身亡,而后始有林森浩被控投毒杀人,坊间将此案命名为“复旦大学投毒案”。今年2月,被告人林森浩一审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复旦投毒案”于去年4月发生后引发民意沸腾,有关复旦大学投毒案的讨论早出现于去年4月15日,4月16日起相关舆情则经历了爆炸性的传播。监测显示,在受害人黄洋去世次日(2013年4月17日),新浪微博的单日讨论量就超过了60万人次。

这样的火爆态势一直蔓延到案件二审,截止到12月9日,仅在新浪微博上,“复旦投毒案二审”相关话题的阅读数已经超过了5000万。人民观点频道有评论指出:复旦投毒案何去何从,关系到舆情和人心向背。

此案还引出了多个次生舆情,因复旦投毒案引发的热门微博话题“感谢室友不杀之恩”,至今讨论量已突破64万条,而清华大学朱令铊中毒事件也一度再起波澜。还有观察家注意到,有声音在借助死刑存在的不合理性来为林森浩的犯罪行为辩护。

二审期间,被告依然坚称自己的投毒仅仅是因为“愚人节玩笑”,但这样的上述理由并未受到庭外舆论的认可。评论员门闩将“玩笑说”视作“狡辩”,苦口婆心地劝道:忏悔比狡辩更重要,心灵的救赎比生命的渴望更有意义,狡辩或许可以减轻法律的制裁,但难逃道德的谴责。

纵观长达13小时的庭审,的吸睛之处莫过于辩方律师连抛新证,指被害人另有死因,要求法庭重新鉴定。因为庭审过程的足够透明,此言一出,迅速引发外界舆论的强烈关注。《潇湘晨报》首先承认,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可能是一个相对强势的辩护方。同时强调,无论是辩方抑或检方如何强势,他们都需要用证据和法律逻辑来说话。

哲学家黑格尔说过:“即便一个凶手做出低于人类水平的罪行,我们还是要把他放在人类的水平上对其审判。”尽管大多数民都对辩方律师的死因新证诟病不已,但让人欣喜的是,充分享受司法公开便利的媒体正显得愈发理性,纷纷站出来引导庭外情绪,维护庭外纪律。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华南理工大学广东地方法制研究中心研究员叶竹盛以为胡适的名言也可以是法庭求真的原则。“庭上激烈的控辩交锋同样是司法文明的足音”,《京华时报》同样意识到:控辩双方的意见和呈堂的证据材料,都可视为“正义的原材料”。林森浩因涉嫌故意杀人而成为被告人,他在道德领域已承受了千夫所指,但他在法律领域,仍享有法律所赋予的一切合法权益和诉讼权利。

“媒体报道跳出了以往当事人心理故事、家庭悲情的窠臼,少了简单的猜测推理,更多关注庭审程序和事实认定,客观、平衡呈现庭审争论焦点。”——这是《人民》对二审期间媒体表现的概括性总结。这份党中央机关报已不只一次地提倡,公众和舆论要以有节制的报道、理性的评说,以理解、尊重“复旦投毒案”的独立审判空间。

[一周关注:回不了家的出租车司机]

法治思维比朴素正义更重要

日前,上海电视台播出了一档“庭审纪实”《回不了家的出租车司机》,旋即在沪上络引起轩然大波。

节目讲述,上海的哥李某在接妻子回家时,遭3名喝过酒的乘客拦车,李某自称在示意不再接生意后,其与妻子遭3名男子殴打,于是持刀将3名打人者捅成重伤。上海宝山法院后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李某5年有期徒刑。

虽然节目的播出平台是电视,但很多人却通过朋友圈得知此事。因为对法院判罚的不满,上海本地某公众号公开发布了一则题为《上海人请记住这一天!2014年12月6日!上海司法界的耻辱日!!》的文章。虽有舆论批评该文“只为博取眼球,不断强化李某的只言片语”,但在短时间内,文章浏览量迅速达到十万次以上,扩散不止。

在不少民看来,的士司机是为“保护妻子”,受害人是“酒后滋事”,在“以一敌多”的情况下,司机刺伤对方应认定为正当防卫(或过当)。在这样的情绪渲染下,“正当防卫已死,有事没事烧纸”的评论文章在上继续传播,甚至出现地域抱团倾向,友“正宫娘娘cj”如此呼吁:必须声援司机,不然下个碰上这种倒霉事的也许就是你我自己!

与此同时,沪上媒体“看看”也在官方微博上发声,“舆论不应干扰司法,但公道自在人心”,其中深意不言而喻。上海本地论坛“宽带山”还有帖文留言:如果宝山法院保护寻衅滋事之徒,严惩正当防卫者,是对依法治国的极端挑衅。

在质疑声浪的压力下,上海宝山法院选择在新浪微博上公开该案刑事判决书以作回应,却未能迅速遏制相关舆情的蔓延。微博友“瀛洲绿冰”的质问颇具代表性,他认为,这是一个令出租车司机心寒的判决,也是为仗势欺人,蛮横无理壮胆的判决!“司机只有挨打才合法吗?”

友“writingfish”发现,大家都会代入那个正常下班遭遇横祸的司机,没人想去“同情”醉酒挑事的流氓。不过,就在看似一边倒的浪潮下,开始有不同意见出现。

友“wyz0113”对比判决文书后意识到,“判决书所述情况与说得差距太大”,“醉汉过错在先,并不代表他们就被剥夺基本人权可以随意加以侵害了”。此后,开始有博友在博客中质疑公号涉嫌煽动民意,“煽情的报道是不负的,很容易误导对法律知识不够专业的群众”。

“相较于人们朴素的公平正义观,法律思维多一些成熟理性,少一些偏激义愤。”同样在平台,部分法律人也利用自己的自媒体渠道积极参与司法评议。公号“欧申私人律师”指出:任何缺乏证据的事实认定都无法认定为法律事实,从而不能对出租车司机李某的行为作出正确的法律判断。在这一点面前,无论是司法部门,还是舆论或者普罗大众,都应当予以同等的尊重。

通过传统媒体渠道,华东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刘宪权、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王佩芬等法学专家及被告律师关于“量刑正常”的观点开始稀释浮躁的舆论场。王佩芬认为,在近几年的案子当中可以看到,执行时,法官相对会严格。因为只有严了才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因为一旦使用宽泛,“轻易”认定正当防卫,认定无罪,容易引发社会问题。

《东方早报》注意到,关于公民正当防卫的标准,民间意见与司法机关之间一直存在张力。该报首席评论员沈彬诚挚提醒:如果正当防卫门槛过高,不仅会制约公民见义勇为的积极性,也严重危及公民面对不法侵害时的人身安全。

平心而论,在备受瞩目的复旦投毒案二审期间,这场“正当防卫之争”依然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的确值得有关部门高度重视。《新民晚报》认为这是案件的“透明度还不够”,“真正公开透明,每一个疑问出现,都会得到充分讨论,很快消解”。

原标题:让“邹碧华现象”积蓄司法改革更大推力

稿源:光明

作者:

仓储货架
色素炭黑生产厂家
黄金麻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